在技术上没有大的难度

2021-05-05 04:41

叫车软件频遭质疑,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叫车软件中存在“加价”这一功能。加价叫车,究竟该不该禁、禁了之后会不会加剧打车难,也许,这些都是在整合中不得不考虑的现实。

去年7月实施的《浙江省道路运输条例》规定:客运出租汽车驾驶人员收取运费不得超过计价器明示金额以及经价格主管部门核准可收取的其他费用;对违反者,将处以300-3000元罚款,可并处暂扣30日以下车辆营运证、从业资格证;情节严重的,吊销车辆营运证、从业资格证、经营许可证。

杭州市运管局出租车处的相关工作人员也表示,打车软件的“加价”功能没有经过物价审核,容易引发司机挑客,影响出租车营运市场秩序。“到目前为止,杭州运管部门还没有接到过因为加价所导致的纠纷投诉。但乘客如果碰到类似纠纷,可以拨打96520进行投诉。”

这事究竟该不该禁

整合后叫车会否更难

浙江元祐律师事务所倪智敏律师说,打的其实就是乘客与出租车之间形成一个运输合同关系。我国合同法规定合同订立双方只要建立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当事人双方可以自由确定合同的内容,当然也包括价格在内。但前提是不能违反强制性的法律、法规的规定。《浙江省道路运输条例》属于地方法规,在浙江省范围内应适用该条例。

而市民李继业则觉得关键不是整合,而是开源:“现在的问题是出租车的量还是满足不了市民的出行需求,这种时候无论是整合还是禁止,其实从根子上都解决不了整体打车难的问题。”

●北京:7月1日,北京市交通委公布《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并正式实施。《细则》提到,目前成熟的打车软件可通过备案方式“转正”成为官方打车软件,并且可按照电召标准收费,即时打车收5元,提前4小时打车收6元。另外,官方打车软件不得嵌入商业广告,也不许加价。

而杭州市运管局出租车处的相关工作人员则注意到了安全性。“使用叫车软件容易分散的哥的注意力,可能影响行车安全;注册缺乏门槛,黑车司机也能注册,也会影响行业规范。将叫车软件纳入统一管理,在技术上没有大的难度,考虑的重点是采取什么模式,既有利于行业规范、又方便市民出行。”

因为工作原因,几乎每天要打四五趟车的白领唐骏一直在用“快的”,对于记者带来的消息,他的第一反应是:如果整合了以后,是否会回到以前电召平台的操作模式?“如果只是将这些软件整合到原来的系统中去,那我很担心打车的效率反而会降低。”

相关部门:

●美国:纽约的zab—cab打车软件最出彩的是,它严格遵守纽约市的交通法规——司机在行驶时禁止使用手机,只要出租车处于行驶状态,该软件就会把手机屏幕变成灰色而无从查看,车一停,司机就能精确地看到附近订单请求的所在位置。

倪智敏认为,如果因该软件提供的服务能让乘客叫车便利的话,则起到了一个相当于中介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软件的开发者和服务商向乘客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用或通过的哥代收的话就应该是属于合法的。这与运输费的性质不同。

●上海:上海收编了打车软件,每个手机叫车软件都要绑定一个出租车企业的电调平台,乘客用手机叫车,也将按照物价部门的规定支付相应的电调费(用打车软件叫车须支付4元的电调费)不得额外加价。此外,的哥专注电话抢单的现象也被叫停。

管理打车这码事

有这些他山之石

乘客担心:

不少乘客的关注点则放在了可能会“取消加价”上。意见分两极:一部分“不在乎多出点钱,只想随时打到的”的乘客认为如果没有了“加价”的刺激,自己叫车的成功率会大降;

不过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只有一个:手机叫车平台统一后,究竟是否能让老百姓打车更便捷。而整合后的平台又会对哪些功能说不?

而另一部分人则觉得“加价”必须取消,否则容易滋生行业的潜规则,加重老百姓的出行负担。

加价叫车

因此,省内出租车对该强制性规定应予遵守,即:客运出租汽车驾驶人员收取运费不得超过计价器明示金额以及经价格主管部门核准可收取的其他费用。也就是说加价的这部分钱进入司机的口袋是违反此条例的。

“之前,我们组织行业管理部门、运输企业代表、叫车软件的负责人等召开了一个会议,主要就是为了听取各方面建议和意见,为最终决策提供依据。对于目前部分软件的‘加价叫车’业务,我们将进行规范,总的方向是运输过程中,必须要合法合规操作。”

杭州市交通运输管理局局长范建军说,杭州建立统一的手机叫车平台的这项工作,目前还在论证过程中。

●新加坡:打车软件由当地最大的出租车公司研发,司机确定接受订单后,车载顶灯会显示“预定”,即在到达预定地点之前是不会接受路人扬招,同时,打车软件在一段时间内也不会显示新的订单信息。

叫车软件频遭质疑,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叫车软件中存在“加价”这一功能。而各地的政策监管上无论是整合还是叫停,对于这一点都是没商量。那么它究竟该不该禁?

在我们的采访中,对于这条“还在意向中”的消息,乘客、司机和叫车平台三者的态度都不尽相同。

统一平台,正在论证